安康新闻网

安康新闻网 教育 查看内容

道歉VS.亲密关係 不分长幼尊卑

2016-6-29 14:25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431| 评论: 0|来自: [db:出处]

2016-06-21 13:26

人都爱面子,都有自尊心,所以道歉从来不是容易的事,多少人都是抱歉在心口难开。但是,道歉确实是修复关係的不二法门。

道歉并没有SOP标準作业程序,能够真诚的跨出这一步,受损的关係才有机会复原,毁坏的人生才有往下走的勇气。

图文创作者郭渔,向挚友道歉,化解心结;历史教师黄惠贞,向学生道歉,实践和学生讲理的信念;专职家庭教师吴晓乐,则因母亲的道歉,获得重新开展人生的机会。看他们如何跨出道歉这一步,藉由道歉修补彼此关係,成为更好的人。

踩到红线 郭渔跟兄弟说抱歉

郭渔和良根是知名的图文创作兄弟档,他们的作品曾夺得德国红点及IF等设计大奖,总能唤起不少人的生活记忆。负责用文字让作品说话的哥哥郭渔,从小就喜欢把看过的漫画、布袋戏剧情,加以延伸杜撰,在同侪中说笑、自娱娱人;但玩过头的他,把国中好友的糗事当笑料,造成对方的不快,却也让他真正学会了道歉。

郭渔(左)透过道歉,展现对老友、弟弟良根(右)的珍视。 图片提供/郭渔 分享 facebook

国中时,郭渔虽然和班上同学的感情不错,但只有老柯是可以谈心事的对象,彼此经常分享青春期的躁动,以及各种心事。身形比郭渔魁梧的老柯,还为爱逞口舌之快、常无意间得罪人的郭渔,挡掉不少麻烦。

然而,某天老柯在课堂上放了响屁,成为全班的笑柄,身为好友的郭渔也在取笑之列,更屡屡背着他,拿此事作为同学间的笑谈。郭渔甚至在寄给老柯的耶诞贺卡上,又重提旧事开玩笑。老柯透过回赠的耶诞卡明言,希望郭渔不要再开这个玩笑。郭渔这才惊觉,面对别人取笑总是默不作声的老柯,其实很在意,于是下次见面时,便当面向老柯道歉。

知心好友间的相处,常因为太过熟稔导致大而化之,却也因此常会忽略了对方的感受,个人自以为是的幽默,却可能伤到他人的自尊而不自知。当郭渔知道玩笑造成老柯不舒服后,立即道歉,也当下化解了好友不愿言明的心结。

不过,往往因为受伤的一方没有表示委屈,犯错的人便无法察觉道歉的必要。只有知道自己有错的人,才懂得道歉反省。

郭渔和良根两兄弟从小感情和睦,彼此之间或有吵闹,但仍互相友爱,没有需要道歉的状况。只有一次斗嘴,郭渔受良根言语挑衅,愤而将他组装收藏的乐高模型拆毁,事后郭渔觉得有道歉的必要。

由于良根个性温和,因此对模型被破坏,并未表示不满;但随着年纪渐长,郭渔反省到自己冲动的个性,轻忽弟弟投注心血的付出,始终觉得欠弟弟一个道歉。对郭渔来说,自觉亏欠弟弟一个道歉,提醒着他把握善待彼此的机会;懂得道歉,是珍惜彼此关係的表现。

侵犯受教权 黄惠贞跟学生说抱歉

去年高中生反黑箱课纲学运中,出席讲座、上谈话节目,慷慨陈词,谈论课纲微调的争议,以行动声援学生的板桥高中历史教师黄惠贞,也曾公开向学生道歉。

在传统的权力关係中,学生只要与老师起争执,不论谁是谁非,学生往往是需要道歉的一方。师生关係中,罕见老师向学生道歉的案例,但黄惠贞初任教职时,便曾为了把学生赶出教室,公开向学生道歉。

黄惠贞认为,道歉是师生沟通中相当重要的一环。 摄影/陈弘岱 分享 facebook

十七年前,黄惠贞的第一份教职,是在一所私立学校担任代理教师,教到一个男生佔多数的高二班级,班上男学生喜欢在她讲课间隙说有色笑料,既造成她的教学困扰,又扰乱上课秩序,黄惠贞遂在盛怒之下,强令带头的一个男学生到教室外罚站。

然而,将学生撵出教室,事关学生受教权。当时尚没有教师证照的黄惠贞,在接受校长约谈后,便回头翻查教育法规;下一週上课时,向学生解释来龙去脉,为她侵犯学生听课的权益,向遭罚站的学生道歉。

黄惠贞认为有错就须道歉,但她的道歉却是学生始料未及,学生感到惊讶之余,也认为她是可以沟通的好老师。这次道歉,意外让黄惠贞获得学生信任,让师生往后在课堂上有更好的互动。

回首从前,黄惠贞自己求学的过程中,就是个容易与师长发生冲突的学生。每当遇到只讲威权与长幼尊卑、不讲道理的老师,黄惠贞便容易与老师发生冲突。自身成长经验,加上大学时阅读社会学书籍,让黄惠贞对师生伦理隐含的权力关係更有自觉。因此,自己成为老师后,黄惠贞坚持不以态度为理由处罚学生,当师生有摩擦,必定让学生充分表示意见。

传统观念下的教师,是传道、授业、解惑的智者,在这样的观念下,老师不会犯错,也不能犯错。但是道歉可以拉平老师与学生的尊卑位阶,进而产生相互对话的可能。黄惠贞认为,现代社会知识普及、变化迅速,教师应该是引导的角色,不必坚持做智者,懂得道歉,有助于与学生对话学习;老师愿意为错误反省道歉,学生能感受到老师对事实与真理的在乎,也会更尊重老师。

干预选择权 妈妈跟吴晓乐说抱歉

写作《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》,见证台湾考试制度下扭曲的亲子关係的专职家教老师吴晓乐,自己也有过一番家庭革命。

高中即崭露语文天赋的吴晓乐,一心嚮往就读外文系,但在升大学时,却遭以往开明的母亲干预了人生选择;对家庭债务深感恐惧的母亲,迫使她就读毫无兴趣的法律系。

诚挚的歉意,化解了吴晓乐母女之间的伤害 (摄 影/游 昇 俯) 分享 facebook

从小有读书天赋,进入台大法律系后的吴晓乐,整天在法律术语与程序中打转,却愈读愈痛苦。升上大二的她,每当週末假期结束,总要拖到最后一刻,才肯从台中老家搭上返回台北学校的客运。

母亲后来也意识到不对劲,女儿的挣扎她都看在眼里,每次只要吴晓乐返校的客运一离开,母亲就会忍不住掉下泪来。虽然介入了孩子的未来,但母亲对此进退维谷的僵局,也束手无策。母亲只能向吴晓乐承认,让她念法律系是个错误的决定,也多次为强制决定女儿未来的道路感到懊悔。

道歉很难说出口,但接受道歉也不容易。母亲无法为女儿走错的路,找到改变的可能,即使道了歉,仍让吴晓乐一时间难以释怀。

好不容易撑到毕业,吴晓乐决定不参加律师考试。母亲眼见女儿放弃成为律师,没有工作保障,无法克制内心的不安,再度干预女儿的选择,执意要她取得律师资格。恶梦捲土重来,带给吴晓乐精神上极大的折磨,母女冲突激化,她甚至向母亲怒吼,「这个人生不是我自己的,你根本不懂!」

毕业后,吴晓乐先以家教为生,母女僵持近半年,但随着家教的案子越接越多,收入甚至高于执业律师,家庭债务也清偿得差不多,母亲才发现,当律师不是唯一的理想出路。母亲只能再次道歉,甚至因为女儿以自己的方式走出一条路,让她更自责,怀疑是因为自己的愚昧,反而耽误女儿的前程。

母亲因为恐惧和不安而犯错,但她不断以道歉试图修补错误造成的伤口。家教经验让吴晓乐看到许多父母以爱为名,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孩子身上,而未意识到爱会伤人。因此她感激母亲,愿意用一次次道歉,坦承错误,让她不必做父母意志下的孩子,让她耗费的人生有重新开始的可能。

道歉要能发挥修复功能,还需要被理解。吴晓乐从妈妈的道歉里看到真正的爱,因理解母亲的道歉,回过头来,她也试着化解母亲的愧疚,让妈妈能从歉疚中真正走出来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